JR

画画画,摄摄影

© JR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魔术师的秘密情人(一发完)

洛少爷:

【现在】




我用擦镜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镜头,在心里反复斟酌着一会儿要问的问题。




今天,有着世界第一魔术师美誉的黑羽快斗刚结束了全球巡演,返回日本。这是他对外第一次公开接受采访,而我们杂志则派了我来。




我才刚入杂志社没几年,资历尚浅。其实我不明白单位为何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。




当我第一眼看到黑羽快斗时,即使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依旧被他的年轻给震撼到了。他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更加年轻,脸庞带着些许孩子气。但矛盾的是,那一双湛蓝色的瞳仁却藏匿着神秘与深邃,宛如浩瀚的星海般,令人捉摸不透。




光看他的外表,可能会对他的年龄产生误解吧。也许说他十多岁,或是三十多岁都会有人信。




他身上有着一种超脱于年龄的独特气质。




但黑羽快斗目前才二十七岁。在如此年轻的年纪,他就已经继承并超越了他父亲黑羽盗一的衣钵,登上了世界之巅。




他在魔术界中的光辉无人能匹之一二,那神乎其技般的魔术手法堪称华丽的视觉盛宴,直叫人看得目瞪口呆。曾有外媒感慨,世间魔术十分,黑羽快斗独占八分。




这是一个黑羽快斗独裁的时代。




身为魔术师,他的粉丝却比那些演艺圈艺人还要多。甚至有人亲切地称呼他为——日本的瑰宝。




而他的人生尚还未过三十岁,他还有着无限精彩的未来,可以再统治魔术界数十年。有时候真是想想,都会为其他魔术师感到惋惜。有这样一颗光辉灼目的钻石,那么其他所有宝石都会为之黯然失色了。




“是《环球杂志》的毛利小姐吗?”




姗姗来迟的黑羽快斗坐在沙发对面,朝我笑了一下,面庞沉静而优雅,“不好意思,我刚从机场赶来,似乎迟到了一会儿。”




“其实我也刚到没多久,”我客气地说道,互相寒暄几句后,我便开始了预定的采访,“黑羽先生这次全球巡演,感受如何?”




“太累了。”




黑羽快斗叹了口气。打破那完美的扑克脸后,他显露出些许专属于年轻人的神采飞扬,“下次我不会再办那么多场了。”




对于对方终于表现出和自己年龄相符的举动,我有些莞尔,“巡演的时候很忙吗?”




“对啊,”黑羽快斗絮絮叨叨道,“每天早上四点躺下,六点就要爬起来,忙着布景排练准备道具……”他鼓起腮帮子,怨念地开口,“总之超累的!”




我有些意外。




我本以为这次采访会很客套疏离,但没想到他在我面前放得很开。说实话,这样的他和传言中的他不同,却显得更加真实鲜活。




“嘛,不过,很开心就是了~”黑羽快斗吹了声口哨,笑得直率而灿烂,“只要能给观众带来一场精彩的演出,无论是多少准备都是值得的。”




我在笔记本上详细地记录下这些讯息。




“在表演这方面,黑羽先生还真是尽职啊。黑羽先生很热爱魔术吧?”




“是的,”黑羽快斗点点头,“可能是小时候受到了父亲的启蒙吧。从小到大,魔术一直是我的最爱。”




“那黑羽先生,你觉得你现在的成就,与你父亲小时候对你的教诲有关吗?”




“当然有了,”他坦诚地道,“如果没有老……父亲,就没有现在的我。”




我又问了些关于魔术的问题,黑羽快斗都一一仔细答了。采访分为上下两部分,中场休息时,他还心血来潮,现场给我表演了一个小魔术。




当我看见他手中牵引着悬浮的扑克牌,扑克牌又绽放成朵朵娇艳欲滴的鲜红玫瑰,绯色花瓣落下化作一地羽毛时——我真的叹为观止。




太神奇了。




比起魔术,更像是魔法。




当我惊叹着说出自己的感受时,黑羽快斗对我神秘地笑了笑,“这些都只是魔术罢了,是需要机关和道具的。如果拆穿了背后的技巧,你就不会觉得神奇了。”




“当然,那样的观众很不讨喜就是了,”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高兴地哼了声,“对魔术师来说,最不欢迎的大概就是完全没有好奇心和太有好奇心的观众了吧。”




听到他这番话,我忍不住失笑,“我的竹马就是后者。每次我们去看表演时,他非要把表演的原理给弄清楚,我总是担心会和他一起被赶出去。”




……在我说出这番话后,我愣了一下。我没有想到,我竟然能在外人面前毫无负担地提及我的竹马。




还是说眼前的魔术师的确有着神奇的魔力,让人忍不住说出心底的话?




中场休息中,他很有绅士风度地为我倒了一杯清茶。在补充完水分之后,我们开始了下半场的采访。




“黑羽先生,外界一直对你的私生活很感兴趣,”我用轻松的语调开口,“比如,很多女性都想了解,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?”




“哦,这个啊……”




黑羽快斗眨了眨眼,似是想了一下,接着露出了顽皮的笑,“我的理想型,大概就是黑色短发,智商高,情商低,身高体重都和我一样,职业是侦探的人吧……”




我越听越觉得古怪,这个描述实在过于具体,与其说是在描述某种抽象的标准,不如说是在描述着某个特定的人。




而且这个描述,听上去意外的熟悉。




“黑羽先生,你……”我迟疑着,没敢继续说下去。




他却直言不讳地开口:“对啊,我有喜欢的人。”




我惊了,这可是个猛料。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,黑羽快斗就又投下了另一枚原子弹。




“不,与其说是喜欢的人,更确切的描述应该是恋人吧。”




他眼睛亮得慑人,笑得甜蜜而骄傲,“事实上,我和他已经交往十年了。”




——他?




我注意到了这是男性的他。我也不认为这是黑羽快斗的一时口误。当然,我对此没有偏见。




“他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,什么事都由着我,”一提起这个恋人,黑羽快斗就变得滔滔不绝起来,他得意扬扬地炫耀道,“每次我有什么任性的想法,就算他嘴上不赞同,但实际上却会无条件的支持我。”




“他很爱我。”




黑羽快斗顿了顿,脸上泛起晕红。他的视线不住闪躲着,声音轻不可闻。




“……我也很爱他。”




真好。




我忍不住露出了微笑,“你们真的很幸福啊。”




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在接下来的采访过程中,他表现得有些局促。




我也意识到了他的拘谨。接下来的话题都只是浅尝辄止,没有再做过多的深入。在采访结束后,我和他客气地道别,便走出了会面室。




离开的路上,我边走边琢磨着。




今天的采访该用什么标题呢?魔术师的秘密情人吗?听上去太浮夸了,感觉像是三流小报为夺人眼球而瞎写的花边新闻。




我停下脚步,沐浴在日光之下。有那么一刹那间,我竟感到了恍若隔世。




莫名的,我突然冒出了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念头。如果我的竹马还活着,是不是也能像这位伟大的魔术师一样,生活在太阳底下,压得同时代其他人都黯淡失色?




但我又忍不住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发笑。这都只是些不可能的猜测罢了。那个少年早就死在了自己人生最美好的时候,在那一瞬间,他就注定了永远失去未来。




我的竹马——




十年前去世的工藤新一。而在他死去后,警方爆出了更为世人所震撼的离奇真相。




工藤新一就是怪盗基德。




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——就是当初那个轰动一时的怪盗基德。他穿着一贯的那身雪白衣裳,死在了无情的大火之中。




对于如此残酷的现实,我一开始是不能接受,也不想接受的。我歇斯底里地又哭又闹,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不吃不喝,消沉了好几天。




但我最终还是逃避不了现实。




就算我再不舍再难过,都改变不了他的死亡。我少女时最真切的梦也在那一天,随着他的死亡一起葬送了。至今已经过了十年,我也结了婚生了子。当初少年破案时那意气风发的身姿,在我记忆中渐渐变得模糊而苍白。




这世间毕竟还是没有过不去的坎,无论是谁死了都一样。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。




不。




我突然有点想知道,黑羽快斗那个神秘的恋人是谁了。他说自己和恋人交往了十年,但彼此依旧热恋如初。




稍微……有点羡慕。




我不否认我和我现在的丈夫之间存在过爱。但显然,在十年的消磨间,热烈的火早已熄灭,只余下了一堆残烬。




我走到车库时,才发现竟然把录音笔给落下了。在心里不停责怪着自己的粗心,我匆匆返回会面室,想要寻回录音笔。




我站在会面室的门前,突然听到了黑羽快斗的声音——他还没走。




“你说那么多没关系吗?外面要是知道你有恋人的话,会引起轩然大波吧。”




我起初以为这是黑羽快斗的声音,但仔细分辨之下,才发现虽说音色相同,但说话的腔调却全然不同。




黑羽快斗腔调活泼跳脱,而另一个声音却更加沉稳一些。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另一个声音显得异常熟悉。




“被人知道也没什么吧?”


黑羽快斗不以为意道,“还是你真想一辈子当我的秘密情人?”




那人似乎叹息了一声,“你毕竟是公众人物,我怕影响到你。”




“我都不怕,你有什么好怕的?”黑羽快斗道,“况且就算别人知道之后,反对甚至嫌恶我们,又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


“……这么多年下来,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啊。”




黑羽快斗嘻嘻一笑,理直气壮地开口:“这不是你宠出来的吗?”




这对小情侣间的谈话,真是令我不由莞尔。从他们对话间,我也能感受到他们的亲昵与如胶似漆。




我有点犹疑,不知道现在推门进去适不适合。门缝开着,我便有点紧张地从缝隙里往内看去,想要窥探一下里面的情况。




但当我看清屋子里的景象时,我愣了片刻。因为房间里只有黑羽快斗一个人。




他的恋人呢?


另一个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?




正在我疑惑间,我看到黑羽快斗原本笑吟吟的神情变了,眼里浮现出些许宠溺和纵容。




他开口,唇中吐出的却是那个恋人的腔调,“真是拿你没办法啊,快斗。”




接着黑羽快斗神情又一变,露出委屈的样子,“什么嘛,你说得好像我总是无理取闹一样。”




说完后,他又垂下眉眼,语气复又变得柔和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


……




我呆若木鸡地站在门口,不敢置信地看着门内的这一场独角戏。戏台子上,黑羽快斗分饰两角,扮演着迥异却又相似的角色。




而这两个角色,设定的人物关系是恋人。




“咦。”




就在我感到骇然的时候,门内自言自语着的黑羽快斗似乎发现了我。他走过来推开门,朝我露齿一笑,“毛利小姐,你回来了啊?”




“啊,是啊……”我笑得很勉强。




“正好,”黑羽快斗热情地对我道,“他一直很想见你呢,所以我才专门点名你来采访的。”




这下我终于知道杂志社为何会派我这个不算资深的记者来了,但我同时也感到了费解,“……啊,谁想见我?”




黑羽快斗看着我的目光慢慢改变了。他露出了柔和似水的眼神,温情地注视着我。




他道:“好久不见了,兰。”




我呼吸一窒。这种熟悉的说话方式、这个熟悉的称呼……我终于知道我刚才的既视感来自于哪里了。




记忆中的灰尘被拂去,少年鲜亮生气的面庞重新变得清晰,黑白涂抹上一片色彩斑斓。




我忍不住惊呼出声:“……新一?”




“兰,是我,好久不见,”眼前的人朝我笑了下,“不好意思,这么多年都没去见你。”




从惊骇的情绪里褪去,我看着面前站着的新一,感觉寒气从足底升至四肢百骸,就连血液也被冰封。




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他都是我熟悉的竹马。但是……我同时很清楚,工藤新一已经死了。




十年前的DNA鉴定,已经彰显了尸体的真实身份。




工藤新一死了,这就是确凿无疑的事实。




工藤新一死了。




——那么,眼前的人是谁?




“不好意思啊,”他又变回了黑羽快斗,朝我歉疚地道,“这么多年都没能让新一去见你们。十年前他被人追杀,不得不选择假死,这些年来也一直隐姓埋名,不敢出现在公众面前。”




我的嘴唇颤抖着,艰涩地开口:“黑羽先生,新一已经死了。”




“啊?”


黑羽快斗困惑地看着我,“你说什么呢?他一直在我身边啊。”




然后他语气一转,又变成工藤新一,唇中溢出无奈的叹息,“兰,我没死啊。”




眼前英俊年轻的男人,向我露出了模糊而意味不明的笑容,宛若一场荒诞离奇的梦。




他一字一句地开口:


“你看,我就站在你面前啊。”




在刹那间,我似乎懂了什么。




——魔术师的秘密。




——魔术师的、“秘密情人”。




我感到了齿冷,甚至后背发寒。我知道今天了解的一切,如果爆出去会引起多大的轰动。同时我也清楚,我不能让这件事被别人发现。




一切真相还是埋在阴影里更为合适。




工藤新一已经死了。




黑羽快斗还活着。




真相到底是什么?我不清楚,也不想清楚。在就连当事人也自欺欺人的现在,真相早已如迷雾一般无从追觅。








在这次采访里。




《环球杂志》的记者毛利兰得知了世界第一的魔术师有个秘密情人。




——她同时也得知了魔术师最令人瞠目结舌的“秘密”。












【过去】




十七岁那年。




黑羽快斗从沉睡中醒来,还来不及痛骂把他迷昏的工藤新一,就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。




——[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死于大火之中。他的真实身份竟是怪盗基德……]




黑羽快斗茫然地睁大眼,一时间无法理解新闻上的内容。




这是……什么?




喂喂……现在新闻也学会骗人了吗?




名侦探那个混蛋……怎么可能就这样死掉呢。




黑羽快斗闭上眼,全身都在不住地颤抖着。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昏过去前,对方在自己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

【快斗,我去替你赴约。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回来的。】




——骗子。




泪水涌出眼眶,黑羽快斗无声地啜泣起来。




——骗子骗子。




泪眼迷蒙间,黑羽快斗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亮着。想着那个人可能会给他留下讯息,他忙不迭抓起自己的手机,发现上面果然显示着一条未读短信。




——骗子骗子骗子。




在拿着手机的这一瞬间,黑羽快斗反而犹豫了。他深吸口气,接着手指发抖地点开屏幕,短信上只有两句话。




【怪盗基德死了,你安全了。】




【对不起,我爱你。】




咣当。




手机无助地坠落在地,屏幕碎成一地残破的蛛网。所以情绪在此刻汹涌而上,黑羽快斗把头埋在膝盖里,崩溃地嚎啕大哭起来。




——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大骗子啊!




不是说好会回来的吗!




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啊!别在那里自以为是了!




黑羽快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眼泪鼻涕糊成一团,面容是前所未有的狼狈。他发狠地用手指一下一下挠着床,哭着哭着突然就没了声息。




“骗子……”




泪水无声地滑过脸颊,黑羽快斗极轻极轻地呢喃着,双眼空洞无神,“工藤新一你这个大骗子。”




“我再也,再也不会相信你了……”




——快斗?




耳边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黑羽快斗一点点睁大眼,惊喜而又不敢置信地转过身。从背后的镜子里,他清楚地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。




镜子里的人对他微笑,一如既往的温柔包容。




——快斗,我回来了。




“……嗯。”




黑羽快斗破涕为笑,他有些慌乱地收拾着自己过于不修边幅的形容,想在恋人面前呈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。




“欢迎回来。”




黑羽快斗对镜子里的人伸出手,视线认真而深情。




镜子里的人也对他同时伸出了手。




他们的拳头在镜面上相碰,毫无一丝空隙,完全地贴合在一起。




——我回来了,快斗。




“欢迎回来啊,新一。”




黑羽快斗对镜子里的人,缓缓露出了痴怔而恍惚的笑。他隐约间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,但忘了什么呢?他不记得了,也完全不关心。




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


世间的所有都与他无关。他只要和这个人永远在一起,就足够了啊。












【未来】




你替我死去。




——我替你活着。






我亲爱的恋人啊,




我们都将在彼此的心底永生。






【后记】


这篇的设定就是。十年前快斗和新一是恋人,敌对组织设下陷阱,新一假扮成怪盗基德前去赴约,死于大火之中。


快斗无法接受这一切,于是精神分裂。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啦,不知道大家看懂没?当然其他解释也可以啦……


只能说,比起小甜饼,我更喜欢发刀嘻嘻嘻

评论
热度 ( 21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