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R

画画画,摄摄影

© JR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新快】吊桥效应(单发完结)

Miya参上:

阅读前注意:


来自 @JD简单 的点梗,新快之间互帮互助的故事。


不过我可能又惯例性地写成别的东西......


 


总而言之,愿食用愉快。


 


-吊桥效应-


 


奔驰在铁轨上的列车,航行中的班机。搭载了身份各异的乘客的飞空艇,为谜团所笼罩的巨大洋馆......它们的共通点是什么?


无法轻易离开的人造孤岛,状似开放的封闭密室。以其中的任何一个意象作为舞台,都能够演绎出精彩绝伦,智慧火花与动作大戏并存的侦探故事。这些故事可以百转千回,可以有笑有泪;有令人手心冒汗的高潮,也有让人会心一笑的完满结局。


虽然我们设定的前提是“侦探故事”,可从没人限定过,侦探故事中不能出现其他角色。


周期性地间或会打一个照面,日常中却总也遇不见。如果说支线角色的剧情有一定的解锁条件,工藤新一会很乐意多花那么一两分钟,从中归纳出简明扼要的攻略的。


可惜他从来不是一位优秀的玩家。


不过至少,他不必担心会在日常中错失机会。擦肩而过的戏码缺乏冲击力与话题感,区区几秒的画面再怎么切分镜头,也不过是渐行渐远的彼此与毫无知觉的侧脸特写。


后知后觉的错过,就和答案揭晓后才解开的谜题一样,不至让人挫败到想要叹气,却总让一些不明的情愫堵在喉间发不出声音。


既然不想错过,那就把握住每一次的相遇;既然讨厌失败,那就在谜底揭晓之前攻破所有的疑难。攻略自一开始就已经足够明晰了。


与那个小偷先生相遇的记忆,不过是被主观剪辑拼接后的几小时或是数天。这些短暂回忆累积下来的羁绊,或许连升到下一级都远远够不上。不过,这些记忆也足够鲜明,以至于尽管至今连对方姓甚名谁也无从知晓,工藤已经在心理上将之认同为可以信赖的同伴了。


为什么会这样?工藤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。


答案自然不难想到。


在那些为数不多的记忆碎片里,有红蓝交织的警车灯光与呼啸而过的警笛,有高空的风声与拂面而过的尖利空气。有灼人的火光与扑面而来的热浪,也有明嘲暗讽的你争我斗与彼此了然的相视一笑。


当无法在日常中累积羁绊与回忆使信赖与好感度升级时,共同经历的意外事件无疑是外挂一般的加速道具。


危机使他们相遇。


因此,勉强在砸下来的天花板与墙面之间找到得以自由活动的空间时,他毫不意外地看向同样待在这狭小生存缝隙里的,另一位幸存者。


对方完全就是一脸“真不想被卷进来”的麻烦表情。


 


 


有可疑的人混进了宴会,而自保意识极强的宴会主人为此雇来了侦探。作为侦探的工藤自然有出现在事件现场的理由,在那之后被卷入为了灭口而引发的夸张爆炸似乎也是顺理成章。幸亏察觉得较早,在第一次的警告性爆炸之后就得以疏散了大部分的宾客,然而......


“我不知道这家主人的收藏品有能吸引到你的地方。”谢天谢地,这起为了破坏建筑而策划的爆炸没有对身体造成直接伤害。从地面上站起身,工藤抬手拍去了外套上的灰尘。


“真失礼啊,”似乎很明白自己是在对他说话,对方很没好气地作出了回应,“我也是收到了邀请函的。”


他也是受到邀请才来到这里的?看来要查清这家伙的身份,又多了一个可掌握的关系切入口。想到这里,工藤好心情地扯起一个阴谋得逞的微笑。


“对初次见面的人这么没礼貌,”他用手扯平卷起的袖口,“我不认为之前有在哪里见过你。”


“对同龄人不需要用敬语吧,”对方骂咧咧地踢开绊住他的木制家具,“我想不会有人会讨厌你故作聪明的自来熟的,”他顿了顿,“名侦探。”


那游刃有余的调调,似乎是对被认出来这一点毫不在乎。


“原来我们是同龄人啊,”可掌握的情报增加,工藤向对方投去感激一瞥,“感谢提醒。”


莫名被噎到了的怪盗转过视线,将注意力放到了他们所身处的现状上。“嘛,虽然不知道你是怎样认出来的,”他矮下身避开险险垂在身旁的吊灯,“和你扯上关系,果然没啥好事。”


无辜地耸了耸肩,工藤奋力推开横在面前的建筑夹板,“既然知道这一点,一开始就离远一些啊。”


“啊,我不太习惯这样做呢,”虽然行动空间受限,不过状况貌似还不太糟。似是已经适应了遇险的现状,怪盗跟在他之后帮忙搬开堵住道路的残骸,试图清理出一条通路。“而且名侦探是没听说过么,主角身边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
“还是请你做好自己人生的主角吧,还有那么多宝石等着你去偷呢不是吗。”


“所以都说了今天我不是作为怪盗在行动啊。”怪盗的双手向前摊开,仿佛那里真的悬浮着什么透明的人物介绍框,“你看,连人物介绍都是路人A,连姓名都没有。”


“真正的路人是不会在人物介绍里标上路人的,”抬脚跨过断裂错位的地板,工藤没有回头,“当主角是侦探的时候,规避危险的方式就是远离主角,”他面对着眼前的死路站定脚步,“希望你记住这一点。”


“可如果所有人都因为想要绕开危险而跑开的话,主角的身边就没有人了。”见此路不通,怪盗没有停顿,而是回身走向相反的方向,“没有同伴的主角可不算是主角。”


在他们走过的地方,空气里翻腾起尘灰。


工藤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就将对方卷入了事件说声抱歉。就目前建筑的毁坏程度而言,等待救援才是最安全的解决方案。


察觉到他的迟疑,怪盗隐约叹了口气。


“如果你是在对这场‘意外’感到自责,我劝你还是放弃那自大的想法比较好。”


“自...大?”工藤挑了挑眉,“我不是很理解你的说法。”


“是你邀请了那些参加宴会的客人?”


“......”


“是你策划了这场爆炸?”


“......”


“人们都是自己擅自作出决定的,而你只是恰巧是那个被委托的侦探,”有灰尘伴随着不详的震动从头顶落下,怪盗伸手将之挡开,“没人要求你对全世界负责。”


工藤没有说话,尽管此刻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。他想问那个对危险嗅觉灵敏怪盗为什么没能及时逃离现场,以及被牵扯进事件被困在这里是否也是他的“擅自决定”。


有宛若呜咽的轰鸣声隐在断墙之外,地板上的裂痕也在以肉眼可辨别的速度加剧扩大。


承重墙被破坏了吗......放低了身体的重心,工藤皱起眉看向堵死了他们逃生出口的水泥块。看来这里也已经不安全了。尽管现在还有安心呼吸的余闲,可这摇摇欲坠的建筑随时都有可能倒塌。


“我有一个方案,”深吸一口气,工藤确信自己接下来的发言一定会是无理取闹般的任性。“不一定很安全。”


“名侦探的方案哪次不胡来了?”无所谓似的耸了耸肩,怪盗撇开嘴角表示洗耳恭听。


“也不一定会成功。”


“那就努力让它成功好了。”


“可能......不,肯定会需要你的协助。”


“乐意效劳。”


不会得到否定的回应的,毕竟前方已没有退路。这是无需言说便能达成的利益一致,此刻的退缩则意味着要和明天以及更远的未来诀别。


 


 


利用工具,以相对(极其)暴力的方式破坏封住道路的夹板和水泥块,并在缺口彻底坍塌之前抵达与门厅相连的楼梯。


如工藤所料,救援根本不会来。从第一次爆炸造成的破坏直到现在,如果有人联系了外界的话,救援和警方的人员早就应该到了才对。


“还有体力吗?”用手背擦去脸上的灰迹,工藤用目光示意那已开始呈现崩塌迹象的大理石台阶,“接下来要从那里出去。”


“只是这点程度的话......”怪盗点了点头,“不要小看我啊。”


洋馆里的信号似乎是被切断了,在这里根本无法将内部的情况通知给外界。承重被破坏的石阶已被损毁了一半,与墙壁接连的另一半也是岌岌可危的状态。


脚下踩着那些横溢在外的断块以最快的速度向下奔跑时,工藤的眼前莫名地晃过记忆中那座烈火燃烧的吊桥。


危机四伏的人造孤岛,状似开放的封闭密室......么。


胡思乱想中,冷不丁被跑在后面的怪盗用不客气的力道向后扯了衣领。紧接着,上一秒还状似稳固的台阶便迅速坍塌。


尘灰蔓延几乎遮蔽了视野。


再不前进的话就会被彻底困在这里,没有迟疑的余闲,无时间去权衡利弊的两人就这么从断塌的石阶边缘跳了下去。


崩裂坍塌的巨大声响中,划过短短的惊呼。


落地的姿势不算优雅,蒙了满头满脸的灰也可算得上是狼狈。至少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危险的地方,至少已经可以安心地呼吸了。


终于得以平稳地站在室外的地面上。晚间的风中,怪盗将双手撑在膝上,大声地喘息着。


为呼吸道吸入的灰尘咳了几声,工藤掏出手机。


屏幕上,信号标记挣扎着从“圈外”恢复到了满格。


不多时,已能听到不断接近的警笛。


 


 


待随后赶来的警方人员从车内取出了为事件目击者而准备的毛毯,在安抚之余打算开展询问时,据工藤所说和他一起逃离了现场的那位“好心的同龄人”已经不知所踪。


仿佛就是从来没有出现过,甚至没有人目击到他离去的身影。


是改变了容貌混入到警方的人员中去了吗......有意无意地开始留意那些来去匆匆的救援与取证人员,工藤为自己这下意识的举动扯了扯嘴角。


怎么可能。


他甚至开始怀疑起,自己是否真的有在那被倒下的墙壁封住了去路的鬼地方遇到过那个“好心的同龄人”。


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平稳地呼吸。


在那种情况下,哪怕是自己,也是没办法一个人全身而退的。如果不是有那个怪盗的“擅自决定”,今次的故事或许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。


不过,说是“擅自决定”,那也有可能是那家伙逞强用的单方面说法。


究竟是怎样呢......


下一次见面时再问清楚好了。


“下一次”。发觉自己居然用了这种用于表达期望与希冀的用词,工藤愣了愣。他随即记起自己之前总结出的相遇触发攻略。


意料之外的危机......


我当然不会期待危险和意外事件。


和现场取证的警官打了招呼,他裹紧外套走向通往大路的人行道,并终于为今日不可思议的意外遭遇笑出了声。


不过,如果遇到你也属于意外事件,我不介意稍微期待一下。


 


 


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阵莫名其妙的惊寒蓦地爬上脊背。不自在地抖了抖肩,黑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
下次绝对不要再和那个灾星一样的侦探扯上关系了,否则不知道又会被卷入什么奇怪的事件里。


再次打了个喷嚏,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那黑得彻底的夜空。


与那个侦探相遇本身,便是一场浩劫般的惊天危机。


 


END


 


宫君有话要说:


比计划中写得要长......希望这是一篇合格的点梗(笑



评论
热度 ( 178 )